一個決定,足以改變歷史

相信如果將「長崎」「廣島」一併而論,大家第一時間必定會想起二戰和原子彈,但原來在美國制定投擲原子彈的過程中,首要目標不是長崎或者廣島,而是京都。

美軍當初決定投擲原子彈的地點的考慮因素主要是人口密集程度,經濟和工業,總之打擊一些地方使日本不能再作戰下去,當時建議的地點是京都、廣島、橫濱、小倉兵工廠、新潟等,而京都是首選,因為人口稠密,人均教育程度高和工業密集。加上1941年日本在沒有預警底下偷襲珍珠港,美國因此感到憤怒和被羞辱,於是在二戰中的立場由中立轉而加入盟國,對抗日,意,德組成的軸心國,後來又經歷硫磺島戰役和沖繩島戰役,美軍傷亡慘重,相信美軍要擊敗日本的情緒一定十分高漲,但當時的美國戰爭部長Stimson卻考慮到京都中的日本文化十分重要,一旦在京都投下原子彈,日後要恢復外交關係將會十分困難,於是京都就避過一劫,但兩顆原子彈卻為日本兩處地方合共造成最少240,000人死亡。

 

一個人的決定,改變了日後兩個國家的外交,經濟,文化,甚至可能是整個世界格局;因為但以理的一個為以色列人認罪的禱告,將以色列被流放至巴比倫(是今日的伊拉克一帶)的七十年被推前,以及以色列的整個歷史得以推前,以色列推前至在1948年復國,也是因為但以理的一個禱告,昨天牧師講道中也說到委身給神的人,神竟然抬舉他們到一個地步,使用他們來創造歷史。

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個歷史呢?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